戛纳电影节|不可说的《好莱坞往事》,不得不说的昆汀旧梦|好莱坞往事|塔特|瑞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3

  大家都知道,这是一篇吹捧《好莱坞往事》的文章。但是,吹《好莱坞往事》是件很费劲的事。

  这首先是因为,导演昆汀·塔伦蒂诺前几天写了封公开信,请求在戛纳看到电影的媒体和观众不要泄露剧情;第二是因为,戛纳首映的版本几天前才刚出炉,昆汀或许会对它再做修改(他对《无耻混蛋》就是这样处理的)。第三是因为,这部电影信息量巨大(虽然剧情其实并不复杂),看一两遍根本无法完全掌握个中趣味,而属于昆汀私人的趣味性,正是《好莱坞往事》的核心。

  《好莱坞往事》剧照。

  当然,还有第四个原因,这个原因或许比前面几个都更重要:《好莱坞往事》不是一部完美的电影。它有优点也有不足;它有突破,也有自我重复。而影片最动人的部分,甚至会有一大部分观众无法感同身受——当然,凭着昆汀的号召力和人格魅力,在影片面世后大概会有不少人主动补课,把片中的所有掌故和彩蛋都吃透。

  但观众必须做好准备:《好莱坞往事》并不是一部拍来取悦他人的电影。这是昆汀为自己打造的私人乐园,是他为自己幻想出的一个完美世界。其他人或许可以来到这个世界做客,却没法成为这世界的主人。要想享受这个美妙而迷醉的世界,你只能把自己完全交给昆汀,遵循他为这世界设定的全部规则。

  老头儿昆汀

  在《好莱坞往事》首映之前,大家都对它有着什么期待?

  看到它金光闪闪的卡司,大家可能会认为它是一部对观众非常友好的商业片;看到莎朗·塔特、罗曼·波兰斯基和查尔斯·曼森等真实人物的现身,大家可能会以为它是一部对历史进行杜撰的古灵精怪电影(虽然这么说在某种程度上没错);依照我们对昆汀的惯有判断,这又可能会是一部充满风格化暴力场面的电影。

  可这些它都不是。至少在前两个小时。

  它是怎样的电影呢?或许只有昆汀本人才能对它做出最准确的概括:“这部电影可能是我最私人的电影,是我的回忆电影。阿方索·卡隆的回忆是1970年墨西哥城的罗马区(原话),我的回忆是1969年的洛杉矶,那就是塑造了我的年份,我当时刚好六岁。这部电影就是我和我的世界,是我写给洛城的情书。”

  所以,当你发现《好莱坞往事》的剧情在前一个小时似乎没有任何进展时,请不要惊讶或恼火,因为情节的推进根本不是这部分的重点。昆汀想要做的,只是把那个让六岁的自己张大了眼睛和嘴巴的洛杉矶重建起来;在其中开车兜风和彻夜派对的主人公,则是观众的导游。他们并不负责将你引向故事的下一章,只负责告诉你——1969年的洛杉矶有多美,夜风有多么醉人,汽车喇叭里的歌曲是多么悦耳,电视里的节目是多么古怪又有趣。

  《好莱坞往事》剧照。

  没错,从很大程度上,其实电视才是昆汀的青春。昆汀可能是世上头号影迷,但童年时并不开朗的他最好的伙伴,是电视机(在《低俗小说》“金表”一章的开头趴在电视前看动画的少年布奇,就是他本人)。他在电视上看了不计其数的电视剧和B级片,它们塑造了他的杂食口味,也塑造了他的万花筒美学风格。所以完全没理由说昆汀反对电视以及流媒体对电影的“侵蚀”:昆汀曾经拍过并可能会再拍电视剧,而且他不是刚把《八恶人》的加长版卖给了Netflix吗?

  正因为如此,昆汀的60年代好莱坞往事聚焦的不是电影演员,而是电视演员。莱昂纳多饰演的瑞克·道尔顿,在电视界曾经是有头有脸的明星,但一到电影圈,他就变成了三四线小咖,用昆汀自己的话说,他大概是个“穷人版的史蒂夫·麦奎因,如果《豪勇七蛟龙》拍到第三部,他能演个男二。”

  濒临过气的瑞克的挣扎,是《好莱坞往事》的主线之一。莱昂纳多也一反自己坚忍的银幕人设,在片中饰演了一个脆弱无力、缺乏安全感的人,动不动就哭鼻子。但有点让人意外的是,喜欢嘲讽自己角色的昆汀,这次却没有把瑞克当笑料。他对瑞克的挣扎饱含着柔情,或许这是因为他自己在《低俗小说》之后的三年里,也曾有过一段不成功的表演生涯吧。

  但更大的原因,可能是因为昆汀真的老了。昆汀被我们叫了多年的“鬼才”和“痞子”,但这个青春期似乎永不终结的顽童,现在也已经56岁了。人变老的征兆,一个是爱怀旧,一个是变得宽厚温柔,这两样昆汀在《好莱坞往事》里都占了。

  所以,起码在我看来,《好莱坞往事》的重点不是重构历史或者影射当下现实,而是让昆汀的旧梦重现。它不是《低俗小说》,也不是《无耻混蛋》;它就是昆汀的《罗马》,昆汀的《童年往事》。

  小孩子昆汀

  没错,虽然昆汀讲故事的口吻像老头般自我沉迷,但他回望1969年好莱坞的视角,却像个小孩子。他眼中的1969年,是一个充满天真与希望的年份,就连角色们摄入的大麻和迷幻药,都充斥着天真。

  昆汀的天真和希望,集中体现在他对莎朗·塔特(罗曼·波兰斯基妻子,曼森家族骇人屠杀案的受害者)的描绘上。他没有对塔特本人以及她被曼森家族屠杀的事件,添加更多演绎细节与主观观点;相反,他对塔特做了某种符号化处理,让她成为了60年代乐观精神的象征。塔特在片中台词极少,更多是在用身体语言来展现自己的阳光性格:在夜晚,她是比弗利山庄的派对之王,伴着音乐彻夜舞动;在白天,她是对好莱坞电影梦充满憧憬的明媚新星,在影院里对着大银幕发出惊叹欢笑,和普通影迷没有任何区别。

  《好莱坞往事》剧照。

  塔特在现实中是个明媚阳光的人,虽然我们不知道她是否像昆汀表现得如此明媚阳光。不过这无疑是昆汀刻意做出的选择,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映衬出塔特被屠杀一事,为整个时代带来的幻灭绝望。就像美国作家琼·狄迪恩所说的那样:“对住在洛杉矶的大多数人来说,60年代在1969年8月9日突然死亡了。”查尔斯·曼森和他的疯狂嬉皮士信徒,带走了一整个时代的希望。

  但事实真的如此黑白分明吗?或许不是。但没关系,昆汀为电影做了一个童话式的包装。《好莱坞往事》的片名直译过来,就是“很久很久以前……在好莱坞“,一个标准的童话故事开场白。在这个框架下,昆汀对60年代问题做出的所有简化,都会得到原谅,因为你不会期望在一个童话中,得到社会学论文般条理清晰的演绎,和理性中肯的观点。

  只不过,对于我这种期望昆汀能不断进化的影迷来说,他对塔特事件的处理实在有些陷入自我重复。而在《八恶人》对美国当代问题有趣探讨的映衬下,《好莱坞往事》甚至算得上是某种退步。但我们没法在不进行剧透的前提下讨论昆汀在主题表达方面的问题。所以这个讨论只能等到影片上映之后了。

  大师昆汀

  出于在主题表达方面的某种不成熟,昆汀或许不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一流“作者”。但他仍然是当之无愧的电影大师,因为他真的很会拍电影,《好莱坞往事》再次证明了这点。

  他很擅长让观众与角色建立亲密感。通过闲聊,通过音乐,通过角色喝的酒。昆汀在克里夫(布拉德·皮特饰,瑞克的动作替身)的血腥玛丽、瑞克的威士忌和马文·施瓦茨(阿尔·帕西诺饰,瑞克的经纪人)的干邑白兰地上花了许多篇幅,就是因为他清楚,通过角色的饮食,观众更能了解他们是怎样的人。这种手法他在《杰基·布朗》和《金刚不坏》里都用过。

  他很擅长让角色与角色建立亲密感。通过自己耐心的镜头语言。《好莱坞往事》里有一场戏,瑞克在电视剧片场与一位8岁的小女孩演员聊天,两人一开始彼此陌生,随后相互嘲讽了几句,到最后却在没话找话说的过程中,莫名其妙地敞开了心扉,建立了某种亲近关系。通常来讲,导演都会用不断变化的景别和正反打镜头,来表现这种情境。但昆汀信任的却是情境本身。他用一段长长的双人镜头展现了两人的互动,把控制权还给了演员和情境。这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导演对其能力的自信;这更是一个充满好奇与热情的人,对自己的同类以及世界本身的爱意的体现。

  他很擅长营造危险的感觉。通过机位,通过声音,通过剪辑,或者通过不剪辑。当克里夫/布拉德·皮特进入曼森家族居住的牧场时,危机四伏的感觉,让人战栗不已。这与观看一部超级英雄电影的感觉不同,因为观众知道那些超级英雄要么不会死,要么会成批量地接连去死。但在一部昆汀的电影中,你既不知道主人公会不会死(昆汀有着随意杀死自己主角的前科),也不知道如果主人公会死的话,会在何时死,会死得有多惨。这种对死亡的恐惧,让观众对角色拥有了最切实的关心。这是你在一部超级英雄电影里得不到的东西。

 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,他很擅长把自己的热情传递给你。你可能确实不了解也不想了解1969年的洛杉矶到底哪里有趣,但是当洛杉矶街道上的霓虹招牌在滚石乐队金曲《Out of Time》的伴奏下纷纷亮起时,你却很难不热泪盈眶。

  这是昆汀对一个逝去时代的纪念,是昆汀的伊甸园和时光胶囊。因为有这样动人的篇章,昆汀的所有幼稚、自大与自我沉溺都可以被原谅。

  附录:为了《好莱坞往事》你需要补哪些课?

  1. 《波兰斯基回忆录》

  罗曼·波兰斯基对妻子被杀事件的第一手回忆,无疑是打开《好莱坞往事》最重要的钥匙。看过这本书后,你也能对几位受害者之间的关系有更多了解。若有余力,也可以去翻阅2000年出版的英文书籍《Sharon Tate and the Manson Murders》。

  2. 1960年代末的意大利B级片

  在片中,莱昂纳多被帕西诺饰演的经纪人忽悠到意大利拍了半年B级片。这种事其实在六七十年代很常见:好莱坞明星如查尔斯·布朗森、伯特·雷诺兹、杰克·帕兰斯,甚至约翰·卡萨维茨,都曾在生涯不景气的时候跑到意大利,拍摄西部片和警匪片。

  大家可以针对性地关注塞尔乔·柯布西和塞尔乔·索利马导演的作品。莱昂纳多在《好莱坞往事》的平行宇宙里出演了一部叫做《内布拉斯加人吉姆》(Nebraska Jim)的柯布西电影。这明显是在影射伯特·雷诺兹主演的柯布西作品《印第安人乔》(Navajo Joe,一部深度影响了《无耻混蛋》的B级片)。

  3. 好莱坞老牌动作明星和他们的动作替身之间的关系

  《好莱坞往事》的核心便是莱昂纳多与他的动作替身皮特之间的友情。这在以前的好莱坞很常见:像伯特·雷诺兹、史蒂夫·麦奎因、科特·拉塞尔和哈里森·福特这样的明星,一辈子基本只用一个动作替身演员,他们之间的友谊也会持续一生。这种情谊在当今的好莱坞逐渐消失了,因为终生雇佣关系并不是经济学和统筹学意义上的最优选择。

  4. 《勇破迷魂阵》

  莎朗·塔特出演了这部戏仿007的喜剧,这也是她在《好莱坞往事》里跑进电影院去看的电影。李小龙出任了这部电影的动作指导,这也是他出现在《好莱坞往事》中的原因之一。

猜你喜欢